一个记账本

卉声卉色2019-06-04 06:20:06



每次当我拉开抽屉的时候,一本有着红色封面的记账本总是跃入眼帘,这个账本是我近20来在一线工作工作记录。看着带有原油芬芳的记账本,看着一行行端正的字体。就想起了我从事一线押运员的生活和工作点点滴滴,那些日子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清晰的滑过,这段难忘的经历一直伴随着我,已经成为我人生历程中最为厚重的一页。

那一年,我在中原油田测井公司从事地面操作工,正当我干的红红火火时,哪知母亲却突然患病了,年迈的父亲患有高血压病,不能随时照顾母亲,正当我感到失落和无助的时候,是我们中原油田采油二厂接纳了我,包容了我。调入生产一线不久,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油品押运员,每天与隆隆奔驰的车辆打上了交道。我毫不在乎脏、累、苦、险的工作环境,反而被新鲜、好奇的感觉包围着,我在时间和空间很受局限的驾驶室里幻想着,痴心的构筑着自己梦想中的精神家园。

押运工作是收油,放喷、拉罐等工作于一体,其辛苦和劳累自不多说。每天罐车出车前,领导让我记录收了那几口井,还有那几口没有收?为了摸清井号和收油规律,将车辆顺利带到目的地,从而提高工作效率,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便多了一支笔和一本记账本,从此,我便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账本上,希望账本中记录数字的不断变化而赋予未来更多人生的精彩。记账本的账目是从2000年5月开始到2017年5月止,整整17年,厚厚的账本上记录着人生的曲折和艰难,也记录着油区的发展与变化。

押运并非只是坐在车上监护安全,而是每天面临着收套管原油,拉罐,抽吸等工作,它是一项讲究技术与整体配合的工种。刚开始的那阵子,因为我们班都是生手,工作起来极为不顺,干起来总是陌生,人累得够呛不说,收油任务量也跟不上来,看着账本中那寥寥无几的记录,我顿感一筹莫展,感觉到要做好每一件事是多么的艰难。好在我性格中有一种叫做不服输的元素,越是做不好就越想做好它,在一次次失败的教训中,我们也一次次收获着成功的喜悦。随之时间的推移,我的工作渐渐有了起色,收油从原来只收三、四口井到后来了六、七口甚至九、十口井,此时账本上的记录也日渐丰富起来,井号也从当初的几口井到十几口井,工资从最初的几百元到两千多元,白纸黑字之间忠实地记录着我们成长的轨迹。

记得那是2003年元旦,本上的这一天没有记录收油数字,而是记录着一件事情。那是清晨刚一上班,就得知收油罐车坏了,本想下班了事,但领导要求我们协助司机把车修好。我上前一看是车辆油管结蜡了,我冒着寒冷,趴在油罐车下拆卸管线,一股寒气迎面袭来,隆冬的夜晚显得格外寒冷。

我好不容易将管线疏通好,可是司机又发现起动机还存在故障,需要更换电机马达,当时正值元旦放假,找人很不容易,我和司机急得团团转的时候,调度老陈单薄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他后面还跟着值班电工,他们带来了竹杠和麻绳,他说:“我来帮帮你们。”这令我们很感动,他们可完全是义务的啊。在昏暗寒冷的深夜里,颤抖的双腿、整齐的号子、豆大的汗水以及从嘴中喘出的白色气体,这一幕完全定格在了新年第一天的深夜里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的人生阅历逐步的丰厚起来,我先后帮助政工写稿,协助区政工处理日常杂事。我在工作中不敢有丝毫懈怠。辛勤的耕耘换来了甜蜜的果实,我们采油二厂采油管理一区政工组先后获得过宣传个人、集体等多种荣誉,我迈着铿锵的步伐,走上了接受表彰的前台。

现在,我仍然每天带着这个不大的记账本,不是因为它特别珍贵,而是因为它记录着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段工作经历。

如今,我仍然不舍得离开,我深知油田生产一线职工的艰辛和不易,我经常会走近一线,去感受那种熟悉而又亲切的氛围。干净、整齐、明亮成为了今日采油一线的真实写照;押运罐车也变成了可以一次性装30方液量的大型罐车,我再也不用担心因为车辆坏而影响生产,那原来只能装10方的老式罐车,需要来来回回跑三趟,现在一趟就可以装运完毕了,节省了我很多力气……

一次次的惊喜让我产生了很多次的感动与冲动。作为一名兼职宣传员,在“寒冬期”里和油田“转观念、勇担当、创效益”活动中,内心总有一种责任感驱使着我要用手中的笔去记录他们、讴歌他们、赞美他们。